本院校本部課程停課至14/2;而1至2月份證書課程將改期或取消。
詳情請留意「學院動態」->「最新消息」網頁

蒙召路上的 「猜‧情‧尋」- 陸俊儉

蒙召路上的 「猜‧情‧尋」- 陸俊儉 

 

「猜」不透的煉選

記得第一次接觸「全職事奉」這個名詞,大約要追溯到初信主的時候。在一次聚會中,我聽到滕近輝師母分享神如何引領她走上全職事奉的道路,她認為世上沒有一種職業比全職事奉更有意義。當時我十分認同她的想法,不過,對於我來說,讀神學是一件遙遠的事,有一種「這怎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」的感覺。 

不久,教會舉行了一連三晚的奮興會。在最後一晚的聚會中,講員突然作出呼召:「若今 晚神感動你投身全職事奉的話,請你走到台前!」當刻我很感動,心跳得很快,仿佛心臟幾乎 要跳出來一樣。可是,我不敢回應。其實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怕甚麼,可能事情來得太突然,也 許是我喜歡穩定的性格使然,我害怕如果回應的話,有一種「不知道下一步會怎樣」的感覺, 所以,最後我還是沒有走出去。 

 

「情」理兼備的感動 

往後,我參加了五次教會舉辦的捷克短宣。神開啟了我的屬靈眼界,看見福音的禾場是很廣大的;亦讓我看到祂的愛是何等浩大。當我與海外華人信徒一同敬拜和禱告的時候,實在感到很震撼,十分認同約伯所說的:「從前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看見你」(伯四十二5)。短宣的經歷不單使我的靈命漸趨成熟,更讓我對大使命和海外華人多了一份負擔。

2006年,我參加了播道神學院的全職事奉探討日,想多點認識全職事奉及澄清個人是否 
蒙召。當天講員引用以賽亞書六章8節下:「我在這裡,請差遣我」來鼓勵參加者。我想到 若神真的呼召我,我是願意回應的,不過,當時我仍不太清楚神是否呼召我。

2010年,岳父患上肝癌,在整個治療過程中,處處得見神的恩典。神讓他的生命比預期 長多一年,更感恩的是,神讓他在離世前一個月願意回轉歸主。當岳父被主接回天家後,我 又看見敬虔的岳母心中充滿屬天的平安,並且岳父的身後事竟出乎意料的順利。如此種種都讓 我經歷福音的大能和神無微不至的愛。如今想起神的工作,我仍然深深被祂的愛激勵!之後, 我開始思想一個問題:既然神是那麼真實,福音對人那麼重要,我未來的人生究竟要營營役役地過,還是要回應神的恩典,考慮全職事奉,讓更多人得著福音的好處呢?我和太太便開始一 起為此事禱告。然而,我心底裡仍有一些掙扎。一直以來,每當想起全職事奉,我就很自然想到所屬教會的牧師和師母,他們實在是很好的牧者,我自覺怎樣也不能做到他們所做到的。再 者,我感覺「神學」是很高深的,我有能力修讀嗎?由始至終,我很難想像神的呼召會發生在 我身上!

 

「尋」着神的解答

雖然我有上述的憂慮,但神確實很了解我的需要,逐一消除我的疑慮。2012年初,在 一次執事會議上,牧師和我們分享:他蒙召做牧師,不是要當甚麼成功的名牧,只是要忠心回 應主的呼召。我靈光一閃,仿佛主藉牧師提醒我,過往我弄錯了,為何要以牧師及師母為標準呢?其實成功不成功、達不達到他們那樣的標準並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忠心完成神給我的召命。

同年的5月,在教會短宣的差遣禮上,牧師分享他十多年前第一次到匈牙利短宣時,海外 華人對信仰的渴求,讓我非常感動。師母接著分享經文:「要收的莊稼多,做工的人少。所 以,你們當求莊稼的主,打發工人出去收的莊稼。」(太九37-38):「然而,人未曾 信祂,怎能求袖呢?未曾聽見,怎能信呢?沒有傳道的,怎能聽見呢?若沒有奉差遣,怎能傳道呢?如經上所記:『報福音傳喜信的人,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!』」(羅十14-15)當時我的眼淚不斷湧流出來,這是我在聚會中從未試過的,我真的非常感動。世上 還有很多人未認識福音,卻沒有人去傳。既然我願意去傳揚福音,我是否要回應神的呼召呢?

神感動的工作可說是「一浪接一浪」。2012年11月的一個神學主日,由浸信會神學院的 老師宣講信息,他提及耶利米書一章5節:「我未將你造在腹中,我已曉得你。」然後, 他還說:「你是一個怎樣的人,神早已知道。你的能力最清楚,但他已應許與你同在」。我非常感動,再次在聚會中不斷流淚,創造我的主豈不比我更清楚我自己嗎?

2013年1月,神再次使用神學主日的信息消除我的疑慮。當天的講員是中國浸信會神學 院的袁海生牧師,他分享自己的蒙召經過,當年他的掙扎原來與我的掙扎很相似。他自覺年少 時讀書不好,信不過自己能進神學院修讀神學,同時他亦感到「蒙召投身全職事奉」一事怎 發生在自己身上;但當他憑信心回應神的呼召時,他後來甚至能完成教牧學博士的課程。神大大賜福他的事奉,擴展神的國。他的分享震撼我的心,我不斷流淚,覺得他的分享是神為我度 身訂造的。神將我的疑慮完全消除,我知道這是我回應祂的時候了。

在整個蒙召的過程中,我雖然流過不少眼淚及經過很多掙扎,但我同時經歷神的奇妙。 祂實在很認識我,將我心裡一切的擔憂逐一挪開,並等待我的回應。我知道「全職事奉」是神為 我預備的道路,我義無反顧地憑信心踏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