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院校本部課程今學期繼續以網上授課等;而延伸部首季證書課程大部分已延期或改為網上授課。
詳情請留意「學院動態」->「最新消息」網頁

苦盡甘來 - 柯惠傑

苦盡甘來 - 柯惠傑

 

最初蒙召

中學時期,我在教會冬令會講道聚會中,聽聞耶穌基督的捨己救恩,明白作基督徒的真正意義。在營會獻心聚會, 我存著單純信靠主的心志,甘心樂意奉獻自己,全時間事奉 主。當時,我是家族中唯一的基督徒。蒙召獻心後,因我已 認信耶穌基督為我救主,就開始在家中吃飯時謝禱,也因此換來極大的逼迫。 

 

背起十架

從那時起,我幾乎天天被家人嘲諷、恥笑、辱罵,甚至我沒有飯吃,多次被打、被趕出街、 被攻擊等。父親帶領著一家人逼迫我,我感到被圍攻一樣,十分痛苦。有一次,父親和其他家 人又在晚飯時逼迫我。當我忍受不住哀傷地走入房間時,父親拿著大垃圾筒走入房間,揚言要 將書櫃上的聖經扔掉。最後,聖經奇蹟地沒有被扔掉,但我卻軟弱到一個地步想放棄信仰,因 為堅持信仰實在太艱難了。然而,主耶穌沒有離棄我,祂的愛感動我,叫我振作起來。我打開 聖經讀到耶利米哀歌三章 25-33節:「凡等候耶和華、心裏尋求祂的,耶和華必施恩給他。 人仰望耶和華,靜默等候祂的救恩,這原是好的。在幼年負軛,這原是好的。他當獨坐無言,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。他當口貼塵埃,或者有指望。他當由人打 他的腿瘦,要滿受凌辱。因為主必不永遠丟棄人。主雖使人憂愁,還要照他諸般的慈 愛發憐憫。因祂並不甘心使人受苦、使人憂愁。」當下,我深受感動。靠著神的同在和在 自己堅忍下,渡過這段極大逼迫的日子,並且明白到個人的性命仍能保留下來,是因為主耶穌。是值得我用一生去事奉的主! 

 

認清方向

當一名教師是我的志願,也是父母對我的期望。然而,神卻沒有讓我成為全職教師。畢業 後,我在不同學校擔任代課老師,同時替人補習,之後更有不同的遊學經驗和創業機會。面對 晉升或職場的發展機會,我都沒有接受,反而我開辦了免費的補習小組,幫助有經濟需要的學 生。雖然這樣做令我的收入不穩定,但感謝神,祂保守我沒有缺乏,生活總算不成問題。不過, 我始終沒有忘記神給我的召命。

2012年,我放下了在香港的各樣工作,隻身到澳洲,開展了為期一年的「工作假期」 (working holiday),尋找人生的方向。期間,我決定要修補與父親的關係,才踏上全時間事奉的道路。我想向他證明我有能力當全職教師,將來讀神學是我的選擇,而不是逃避。報讀神學院前,我要建立個人的經濟能力,不能問父親借錢讀神學。我要讓他看見我長大了,有能力 為自己的未來打算和應付自己的生活。 

回港後,神為我預備了一份工作。有中學願意聘請我當一名體育老師。我知道這是我讀神 學前處理與父親關係的好機會,因為他會為我能當上教師而感到稱心。但與此同時,教會傳道 人相繼離任,只剩下一位留任,教會於是邀請我擔任福音幹事,開展教會的福音事工。因此,份工作中作選擇。最後神為我「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」,是一條「人未曾聽過,眼 未曾看見,人心未曾想到的」路:學校及教會雙方同意,在不影響的情況下,我同時受聘為老師及教會福音幹事。這事之前,教會與學校是互不認識,毫無聯繫的。
 

神蹟醫治

2015年5月8日,教會青年團契演出我的見證,作為佈道會的其中一個環節。佈道會之 前,我夢到父親死去。我在夢中大叫:「爸爸,你不要死!你還未承認我,未肯定我是你的兒 子呀!」這個夢清楚觸碰到我心裡潛藏已久對爸爸的感受。 

父親一直以「為家人付出」來表達他的愛,但他卻從不表達他對我的認同。他是在百般的 歷練中成長,從沒獲得祖父的認同,所以他以同樣的方法對待我,以為「打擊」和「否定」可 
以建立我。他認為信耶穌的人都是懦弱的,於是用盡方法摧毀我的信仰,以為這是愛我的表現, 結果反破壞父子關係。神在夢中清晰浮現我的盲點和軟弱:我是個「從沒感到被肯定及被愛的 孩子」,這是我不自知的。我一直渴望得到父親的肯定,活在他的期望中,就如入讀名牌大學、 做老師、積蓄金錢在27歲結婚及買樓。於我而言,這些猶如惡夢,全都是我不被父親欣賞的 不安全感所導致的。主耶穌藉這個夢釋放我,因著我已接受了祂的愛,我有力量愛父親。那時, 我開始體諒父親的限制,逐漸理解他不著痕跡的情感表達。自此,我與父親的關係便改善了。

 

蒙恩之路

2015年,我投考播道神學院,同年暑假獲神學院通知取錄。當我向父母交代我入讀神學院的決定時,父親的回應竟 是這樣:「首先,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有多厲害(這句話很可能 是因為在我的婚禮和新居入伙時,他看見很多主內肢體來幫 助我),但你自己的個人生活仍然有很多地方是需要學習的 (按我的理解,父親仍然擔心我的經濟)。第二,你要記得, 無論你走到多遠,在甚麼地方讀書,這兒仍是你的家。我是你 的爸爸,你是我的兒子,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。」這時我默 不作聲,他大概以為讀神學如同出家做和尚吧!爸爸繼續說: 「第三,記得過時過節一定要回來吃飯,這是我們的傳統。」 最後,他還說「這個家沒有甚麼東西,但到有一天你山窮水 盡時,你要記得這兒還有一張床給你睡,有一碗白飯給你吃。 再多的就沒有了。」感謝主,祂藉我報讀神學院一事徹底修 補了我與父親的關係。

2015年暑假,我在教會的福音幹事及學校的老師都合約 期滿,而教會在之前兩年內已聘請了兩位傳道人。我知道, 這是我入讀神學院,正式回應主全時間呼召的時候了。

主啊!我在這裡,請差遣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