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院校本部課程停課至3月27日;而1至3月份證書課程將改期或取消。
詳情請留意「學院動態」->「最新消息」網頁

以神的話作牧養 - 羅為斌

以神的話作牧養 - 羅為斌

我在初中時信主,但在大學時才清楚得救。上帝的愛一 直沒有離開我,反而是我有時軟弱想離開神。初中信主後,對信仰不冷不熱,屬靈生命總是停滯不前。後來上帝透過工 作和感情的打擊,讓我認真回到他身邊,之後才委身信仰, 努力學習事奉和認識神。

 

宣教的呼召

由2004年起,每當有宣教的聚會,我的心情便特別興奮, 因聚會的內容往往令我印象深刻,並讓我看見神在不同地方 奇妙的工作。直到2007年的夏令會,我很認真尋求宣教的印 證,不想因為個人的意思或配偶的影響而踏上宣教路。經過祈禱和等候,我希望上帝給我三個印證作為宣教的憑據。 

首先,我禱告神,希望藉著聖經向我說話。當我打開 聖經,就讀到「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,是蒙神的恩才成的,並且祂所賜我的恩,不是徒然的。」(林前十五 10)回想我的信仰歷程,真是主親自來尋找我的。第二、我希望在營會中,可以有宣教士和我傾談,讓我更多了解宣教事工。在營會內,我果然遇到一位宣教士,他和我傾談並一同禱告,他也鼓勵我勇敢踏上宣教路。到了吃晚飯時間,我想回到自己房間禱告,繼續獨自安靜,當時所有人都去了飯堂,有誰可以代我通知其他組員呢?我禱告主,如果有人可以幫我通知便好了。過了一會,我聽到隔壁開房門的聲音,於是我立即打開自己的房門,原來是我的導師。我很詫異,上述三個禱告,主都成就了。在營會的獻心會上,我立志在一生中奉獻一至兩年作全時間服事,不過,當時我不知道何時會出去宣教工場及服事甚麼群體。後來,我接觸不同的差會,盼望更多了解不同群體的需要,亦了解自己和太太的宣教負擔。同時,我用部份時間接受神學裝備,等待上帝在合適的時間差派我們。

2014 年我們決定向差會申請為期兩年的宣教服事。當時教會長老問我是否已準備好做傳
道人,由於我感到「傳道人」這個稱呼非常沉重,故必須就這事作認真考慮,而我當時只是想奉獻兩年時間在宣教工場服事而已,往後的情況我仍未能確定。雖然我在夏令會清楚上帝的呼召,往外地傳福音,為祂作見證(這也是我們夫婦共同領受的異象),可是我們未有牧會的感動和呼召。所以,我只能回答我們願意開放,讓神帶領我們將來事奉的路。

後來,我和太太到了法國開展為期兩年的宣教,期間經歷神的恩典和大能,我對全時間事奉的想法亦有了改變。法國的華人信徒很需要有人用上帝的話語牧養他們,可是有神學裝備的牧者卻不多。縱然我缺乏正規的神學裝備(尤其是講道訓練、神學和釋經),亦知道自己不能作全面的牧養,但神依然使用我,透過個別的栽培,鼓勵信徒持守信仰。我體會自己如同聖經所說的:「弟兄們哪,可見你們蒙召的,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,有能力的不多,有尊貴的也不多。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,叫有智慧的羞愧;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,叫那強壯的羞愧。」(林前一 26-27)兩年的宣教體驗使我深深感受以神話語牧養信徒的重要性。祂感動我將來要以講道牧養栽培群羊。

 

全時間奉獻

當我們在法國短宣一年後,我開始思想未來事奉的方向。過程中,我不斷禱告和等候,在 個人退修時反思「甚麼是我考慮全時間事奉的因素」,應先考慮上帝的國?還是先考慮個人的 情況?我知道我是不配的,但因被神的愛吸引,我願意委身跟隨,也甘願付代價走上全職事奉。 事實上,太太多番鼓勵我,其他宣教同工亦支持我。

2015 年,我在法國參加了一個全國性的青年福音營會。營會中,我聽到很多年青人的得 救經歷。有些因為父母離異承受很多傷害;有些因為混亂的男女關係,導致不信任人,但後來 都因遇見主耶穌,生命得著改變。他們過往個人心靈的不滿足,正是我昔日未委身跟從主的寫 照。營會的講員提及一段我很熟識的經文:「耶穌說︰『我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;若不藉 著我,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。』」(約十四 6)這經文引起我心中的共鳴,我一直所追求的 滿足和方向,根本就是主耶穌,他就是那位賜我豐盛生命的主,我還有甚麼擔心和懼怕呢?祂 叫我看見福音的異象,祂在呼召我。生命是有限的,能把自己最好的人生歲月奉獻給上帝是理 所當然的。如果昔日那些年青人沒有人向他們傳福音和栽培他們,他們的人生還是在迷失和痛 苦中,而今天仍然有很多人需要主的工人去牧養和分享福音。

在法國宣教服事的期間,我有機會探訪不同的城市,與信徒彼此分享及勉勵。看見他們屬 靈的缺乏,我甚願自己有更多時間陪伴他們,成為他們信仰的同路人。他們確實需要牧者。探訪的旅程中,神提醒我:神不願有一人沉淪,唯願人人都悔改;事奉主並非倚靠個人的能力, 唯一可倚靠的是主寶貴的應許;祂保護屬祂的工人超過他們所想所求。蒙主激勵,我確定了全 時間奉獻主。願神繼續帶領我們一家的奉獻,不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和喜好,而是順服祂的帶 領!願一切頌讚、榮耀歸給天上的父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