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院校本部課程停課至14/2;而1至2月份證書課程將改期或取消。
詳情請留意「學院動態」->「最新消息」網頁

雙手放開 - 張詠詩

雙手放開 - 張詠詩

中學時我已信主。自小我立志當教師,後來在浸會大學 修讀中文系,打算畢業後投身教師行列,但母親認為教師工作壓力大,便提醒我:「你都係唔好去教書,我怕你會去跳樓」。結果,畢業後我到香港電燈公司客戶服務部工作。感謝 主,我在港燈的工作前景不錯。有一天晚上,我坐在辦公室, 望著人去樓空的大堂,忽然想到,即使窮我一生的力氣在這 裡工作,公司的股價也不會因我而多升一毫子;我寧願為教 會的少年人每晚留到九時,即使只為一個少年人,我的人生 將會更有價值。在神的引導下,我在晚間到城市大學修讀社 會工作的碩士課程,期望畢業後轉行做社工,輔助青少年人成長。 

感謝神為我預備了啟德平安福音堂的青少年活動中心。 教會期望我在中心提供服務外,星期日亦在教會聚會及參與 服事。這樣,我既可關心青少年成長,又能向他們傳福音。 我在青少年中心及教會服事了五年,期間在兒童及青少年牧區學習及經歷了不少。 

2015年6月,我出席建道神學院舉辦的聖樂培靈會。主席提到「所以,你們要去,使萬民作我的門徒,奉父子 聖靈的名,給他們施洗。凡我所吩咐你們的,都教訓他 們遵守,我就常與你們同在,直到世界的末了。」(太 二十八 19-20)當他問我們可以為神擺上甚麼時,我立時向神 回應:「神啊!我可以全時間專心地服事祢,傳揚称的名嗎?」 後來主席便發出呼召,可是,我沒有勇氣踏出去,因為我害 怕別人的目光。他們對於我這樣的人也想全職服事有甚麼想法?我有甚麼能力服事主?我的屬靈生命適合嗎?我更怕之 後別人跟進立志全職事奉的肢體。最終,我坐在座位上,默默地向神禱告,甚至不敢跟丈夫分享。

同年11月,我在不同的青少年團契主領了八個聚會,雖然聚會是造就別人,但神卻提問我是否愛。這使我想起對 信仰認識初淺的媽媽,她常常存疑地問:「為何神說愛父母的,就不配作祂的門徒?」當日培靈會我不敢回應,一直沒有以 行動回應神,主要是我害怕放下工作及穩定的生活,因為這 樣會令父母擔心。神不是叫我們不愛父母,而是不可看重任何人或事過於祂,忠心的門徒必須將神放在首位。當我教導 青少年要為主獻上自己時,我又處於甚麼光景呢?我清楚知 
道,要以行動去回應那位愛我的主。

到了12月,在教會實習的神學生將要離開。於歡送飯宴 上,他分享到人的青春和生命是有限的,並鼓勵我們要將最 好的獻給神,服事祂。其時,我有一個要好的舊同事癌症復 發,快要回天家,她是一位年輕的媽媽,她只早我幾天生日, 我實在體會到生命的短暫和有限。

有一天,我跟丈夫分享,談及工作時間有限,眼見努力 工作的朋友相繼失業,又有朋友即將離世。我們都慨嘆人生 似乎是漫無目的,任何人和事都很有限,既是這樣,我們還 等待甚麼?於是,我直接跟丈夫分享神的呼召,提及我想放下工作,入讀神學院並全時間服事神。雖然他只是冷靜地回 應:「你可以再想想.........」,但是,能跟他分享我的事奉心志, 我感到愉悦和平安。一星期後,我們一起上青少年導師課程。 回家時,他向我說:「我要轉工啦!要多些錢,如果唔係你 點讀書呀?」他簡單又直接的說話,成為我很大的支持及安慰。

可是,我最害怕的是告訴媽媽,若她知道我放下工作 去讀神學,真不知道她會有何反應。昔日我離開職場,走 進教會機構工作,她憤怒得一個多星期沒有接聽我的電 話。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早上跟媽媽坦誠交代。當聽到 我要讀神學時,她冷靜地說:「今次我沒有辦怒,反而我很擔心,但我仍然相信神會引領你去事奉祂,祂必有最好的福氣。」神是聽禱告的神,昔 日用母親的疑問提醒我,人若愛父母過於祂,就不配作祂的門徒,如今又用她祝福及堅固我。

有一天跟兒子到公園玩耍時,我好奇地問一位小孩,可否將他手中僅有的糖果給我。他起 初不願意,後來,當我掏出一大袋糖果時,他立即將糖果塞進我口裡。我突然領悟一個道理: 我如同這位小男孩,那位深深愛我的神,期待著我的回應。神提醒我:「今天救恩到了這 家,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。人子來、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。」(路十九910) 祂的救恩已臨到我家,我不用抓緊手中的一切,因為祂為我預備的,必定較我手中的更好及更多。 

2016年5月我出席神學院的入學面試。接見的老師問我:「你認為你是去年才蒙神呼召嗎? 或許你在港燈工作時,想到為神擺上時間服事青少年,就已經開始踏上蒙召的路。」回到家裡, 我再安靜地回想過去所經歷的,實在感謝神,祂的恩典佈滿各處。教會幾年的服事讓我體會到 教會畢竟是人的地方,有時候盡力地工作仍會為自己或別人帶來麻煩,甚至傷害。如果我先讀 神學,以牧者身分在教會服事的話,我真不知道自己能否堅持。我相信弟兄姊妹不會刻意為難 牧者,反而很多時候可能是我為難別人。日後我若以傳道同工身份在教會服事,我希望自己甘 心樂意為神去愛「可愛」或「不可愛」的人。雖然我們本來都不可愛,然而神卻深深地愛我們, 更以祂的愛子換取我們每一個本是醜陋、痹簿、可惡的罪人的生命。神不單拯救弟兄姊妹,同樣以重價救贖了我,更讓我有份參與祂的聖工,我還計較甚麼呢?

「你們從前與神隔絕,因著惡行,心裡與他為敵;但如今他藉著基督的肉身受死, 叫你們與自己和好,都成了聖潔,沒有瑕疵,無可責備,把你們引到自己面前。只要你們在所信的道上恆心,根基穩固,堅定不移,不至被引動失去福音的盼望,這福音 就是你們所聽過的,也是傳與普天下萬人聽的。」(西-21-23)願我們一群蒙恩的罪人都 可以與神與人,同心同行。